首页组织机构团学新闻院系新闻校友会美育学校艺术团工作专题服务指南网上团校文理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青年话题>>正文
青语 | 人生漫漫,你别早早就全面撤退
2018-07-24 23:04  

不知道你有没有类似的体验。

就是爱假想 “自己有钱以后”的场景,这种情况以处在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多,没能在现实中实现手头的宽裕就只能期待在口头上获得慰藉。

我也不例外,我妈对于我在行动力这方面的印象,一直不太美好。这其中绝大多数原因应该归咎于她对于我总是 “说多于做”而导致的惨烈结果有点失望。

说一件陈年旧事吧,大概在我小学四年级那年,有一场钢琴比赛,当时我的老师推荐了我去参加,除了我之外还有几个同龄人。

大家年纪相仿,勤练程度却是不一。那段时间我妈天天督促我要多练琴,然而我总以“老师上课夸我弹的好” 为由堵塞她的催促,自然而然争取到玩乐的时间。

我和我妈以及我的老师,都觉得我一定能进决赛,而事实上我第二轮就被刷了。

我妈当时说了一句“怎么会这样呢?” 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我说的,反正我当时站在一旁缩着脖子不敢吭声。

这件事一直被当做反面教材教育我,我在长久的时间里都选择默然接受不敢反驳,毕竟自己理亏。

那些习惯了默认“预设的美好”,却不在现实使力的人,终究不太能赢得“满盆钵体”。

我在图书馆敲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想起了去年的一件事儿。

大概在七月份,舅母带着结束高考的表弟到我家,说想让我以过来人的身份跟他聊聊大学生活。

我有点怔愣,却也只能暗压内心的尴尬不动声色地应好。

我们俩在客厅对坐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始打破沉默说: “姐姐,你在大学都干了什么有意义的事啊?”

有意义的事?我很努力地在自己的脑海里扫描与这三个字相吻合的事迹,无奈却搜索无果。

实话说,最初的两年我是玩过来的,直到大三才开始收心考虑未来。有时候会懊悔自己觉醒得太晚,可我也很清楚没办法从头再来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生活朝我虚晃一枪,我也只能勒令自己往前走,不准掉头就跑。

现在的我,学会强制自己要笃定地去面对某些值得的事情,这也许就是我在大学里收获的最大的意义。

明知道过程很不容易,但我知道会是很好的体验。没那么矜贵了,想试着对一些直觉上可能会觉得不那么顺滑的道路,努力去往里走,明白其中的深浅。

这中间,有自己幡然的醒悟,也有被刺激的成分在。

在我直接联系的朋友中,有从大二开始就加入创业团队而挣得第一桶金的人,有寸分必争而稳坐保研资格的人,有后来各种offer拿到手软任君挑选的人。

而我,是那个很不合时宜的人。

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吃喝玩乐这四个字上面。手里刷着一家又一家广受好评的网红店,脑子里想着什么时候攒钱买下那件在橱窗前一瞥而过的心爱之物。

随心所欲的日子不愿抽离,连做事的连续性都来得摇摇晃晃。

在旁人的刺激下,我也只能暗暗在深夜抽茧剥丝地盘问自己:“你怎么这么不思上进。”

虽然三分钟的热情来得迅猛,烈火转头戛然而止。可几番下来,也是有所体悟的——多数人面临的生活情境大抵是一样的,处处是坎,能跨过去的人无非是多撑住了一秒。往往是那些多一秒不垮的人,

那多一秒的不垮,足以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我的很多朋友都感叹,多想做一回《寻梦环游记》里的米格。

不顾鞋匠世家的世袭传统,不管家人的三申五令,不怕旁人的闲言碎语,义无反顾对音乐狂热不已。

自己的秘密角落里,全是和偶像德拉库斯有关的相片、影像,还有一个珍贵的吉他,利用尽可能多的时间在里面练习唱歌。

亡灵节参加当天才艺大赛的决定,更坚定了他隐匿在心里除了小狗但丁以外别人一无所知的渴望。

我在电影院看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明白了某种情绪也越来越能理解人心里的某种“尝试争取”。对我来说,我的大学生活分成泾渭分明的两部分,前半部分是不思不做的玩乐人生,后半部分在火急火燎亡羊补牢。

没能在占进先机的关键期“尝试争取”,只能在后悔之时加倍补偿

这种反馈,太正常了。

就好比,人生过得太混,总是要偿还的。

小学时的那个我,陷于被老师夸赞的洋洋得意,错失了原本众望所归的比赛;十八岁的那个我,整日对着橱窗里的东西,盘算着要再攒多少钱才能拥之入怀,与周围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这也直接导致了现在的我,并不会因为有些外在局限而轻易止步彷徨。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最坏的结果都试过了,那剩下的就坏不到哪里去了。

人生漫漫,你别早早就全面撤退。

(转载自团中央学校部)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2018年成都文理学院西部计划志...
关于成都文理学院2018年团委学...
我校2018年“逐梦计划”开启通...
“综合素质A级证书”认证工作的...
2017—2018学年度学生社团评优...
2017—2018学年度五四红旗评优...
“综合素质A级证书”认证通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成都文理学院共青团委员会